請勿進入圖片地址,以免中毒

 樸孝敏一邊錘著自己的肩膀,一邊感歎道:「哎呀,總算是快到房間了。

  「是啊,穿晚禮服參加慶典,之后換演出服表演,表演完又要換回晚禮服參
加晚宴。衣服換了又換,真是累啊?!谷珜毸{在一邊附和道。

  「好了,這不是回到酒店了,都回自己房間 休息吧?!估罹欲惔蜷_了酒店
高級套房的門,隨后拍了拍手說道。

  「好了,回房間?!?br />
  「一晚上也有點累了?!?br />
  李居麗和樸孝敏,樸素妍和全寶藍都結伴回到了自己的雙人間,含恩靜原本
是應該和樸智妍一個房間的,但是樸智妍現在正在游輪上拍電影,這次就她單獨
一個人一個房間。

  含恩靜剛推開房門,就被人從身后攔腰抱胸摟在懷 ,驚慌之下掙扎起來。

  「是我,恩靜?!?br />
  耳邊似乎熟悉的聲音,鼻下是熟悉的味道,含恩靜安心的停下了掙扎,臉上
浮起笑容。

  「什麽時候來的?」含恩靜開心的問道。

  「我在香港辦事,辦完了就坐船過來,才到沒多久。不喜歡我來嗎?」我摟
住含恩靜的腰身,在她耳邊輕聲腹語著。

  「喜歡,非常開心!」

  「我路上還看了孝敏在車上發的微博,你和孝敏今天穿的真性感?!?br />
  「是嗎?」含恩靜滿臉笑容的轉過身,摟住我的脖頸,仰著玉頸,胸前更是
露出一片雪白。

  「你看?」我拿出手機翻出剛剛看的微博頁面,坐到床邊拉她坐在腿上。

  「孝敏還真是喜歡在網上發東西?!?br />
  「孝敏,不就是喜歡這些嗎?不然怎麽會是我們中網絡關注人數最多?!?br />
  「那你拍了什麽,準備發網上?讓我看看?!?br />
  含恩靜從一旁的包 拿出手機,一張張翻給我看著,「Oppa,你看這是我拍
的?」

  一連五張圖片,其中最吸引人的無疑就是她敞開的胸前,那深邃的事業線。

  我的視線漸漸的從手機上的圖片轉移到含恩靜的胸前。

  「好看嗎?還沒看夠?」含恩靜嬌嗔的笑著看著我。

  「看一輩子都不夠?!?br />
  含恩靜的臉暇變得俏紅起來,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們之間的話題突然停止,兩
個人彼此都看著對方,臉越貼越近,直到雙唇也緊貼在一起爲止。

  「嗯……呃」

  我一邊細細品嘗著含恩靜的豐唇,另一手探至她的胸前伸進衣襟的V 形領口
內,細膩滑潤的手感,使我忍不住大力揉搓起來。

  「呃嗯……啊……O ……Oppa……輕……輕點?!?br />
  「不好意思啊,實在是忍不住,你的乳房手感太好了?!拐f完我手上又加大
了幾分力。

  眉頭輕撇的含恩靜,依舊和我熱情擁吻著,我們兩人舌尖纏繞在一起,都是
盡可能的向對方索取著。

  「叮咚、叮咚?!鬼懫鸬拈T鈴打斷了我和含恩靜之間的親熱。

  「恩靜,是我素妍。我找你有事,開下門?!箻闼劐穆曇粼陂T外響起。

  「是素妍,你等一下,我去開門?!购黛o從我腿上起身,邊走邊整理弄亂
的禮服和自己的妝容。

  含恩靜打開房門,「這麽久才開門,你在房 做什麽?」樸素妍禮服都沒有
換掉,就進屋就問道。

  「有人來了,在屋 ?!购黛o笑著回答樸素妍的問話。

  「誰???讓你這麽久才開門,我倒是要看看?!箻闼劐贿呎f一邊向屋 走
去。

  看著樸素妍走進屋 ,我回聲道:「是我?!?br />
  「啊」樸素妍看到我,眼中露出非常吃驚的神情,雙手捂住嘴。

  我起身走到樸素妍的面前,雙手捧著她的臉,親吻著她的額頭,「老婆,最
近又」豐滿「了?!?br />
  「你來了?!箻闼劐p手摟住我的腰,臉埋在我的胸膛,閉眼享受著此刻的
溫馨。

  含恩靜在旁邊笑著看著這一切,剛才她也是這樣對眼前的男人的突然到來感
到滿心歡心。

  「我來找恩靜問問,等會要不要一起逛街?寶藍她不去?!箻闼劐麖奈覒?
擡起頭,「既然你來了,就不去了?!?br />
  「今晚你住哪 ?」含恩靜問著和樸素妍擁抱一起的我。

  「哦,對了!這是房卡,樓上總統套房的,你和素妍收拾一下,搬到樓上去,
晚上我們住一起?!?br />
  我把房卡放到含恩靜的手 ,拉著樸素妍的手,臨走吻了下含恩靜的紅唇,
「我們去看看其他人?!?br />
  在樸素妍的雙人間,見到全寶藍又是一場熱烈的重逢后,我讓她和樸素妍收
拾東西先去樓上,自己一個人去李居麗和樸孝敏的雙人間。

  站在門口,我拿出手機給李居麗發了一條短信,說是我在門口叫她開門。

  「Yeobo ,你怎麽來了?」李居麗打開房門,樸孝敏站在她的身旁,兩人還
穿著禮服。

  「Bu-in 、孝敏,收拾一下行李,我們換房間?!?br />
  沒過多久,Tara五女就重新坐在總統套房 沙發上,圍坐在一起。

  我推著餐車來到她們中間,將餐車上的點心和零食、飲料放在沙發前的桌上,
「晚宴一點沒吃飽吧?先吃點點心,這是菜單,看上什麽和我說,我來點?!?br />
  乘著她們邊吃點心邊看菜單的時候,我從餐車下拿出一束紅玫瑰遞給全寶藍,
「祝我們的寶藍永遠童顔!」

  全寶藍開心的接過紅玫瑰,剩下的四女帶著羨慕看著全寶藍,隨后都用期望
的眼神看著我。

  我笑了笑,從餐車下又拿出一束紅玫瑰,「祝我們的夫人永遠年輕美麗?!?br />
  之后,樸素妍、含恩靜、樸孝敏每人都接到了一束紅玫瑰,每個人的臉上都
露出的驚喜的笑容。

  很少有女人不喜歡自己愛的男人送的紅玫瑰,除非是天生過敏。

  「你們選好了嗎?要不我們一起看看?!刮易嚼罹欲惡秃黛o的身邊。

  在一陣討論后,我撥打了酒店的服務電話,點了她們看中的菜肴。

  酒店服務很快,在我和她們討論此次澳門見聞的短短時間 ,便把訂的菜肴
送到套房 。

  我給每人都倒了一杯紅酒,「來爲了你們大陸的活動順利,干杯!」

  「干杯,爲了我們大陸活動順利?!箻闼劐胶偷?。

  「干杯?!?#34886;女齊聲道。

  一杯紅酒之后,我們就開始動筷吃起眼前的美味佳肴。

  由于我之前和人談生意的時候吃過東西,吃了沒幾口我就喝著紅酒看著她們
吃。

  「你怎麽也不吃了?」我看到全寶藍也停下來不吃。

  「我本來就吃的不多?!?br />
  看著全寶藍幾倍紅酒下肚,滿臉俏紅的惹人憐愛。

  我拉過全寶藍讓她坐在我的懷 ,「你不吃,我可要開動?!?br />
  全寶藍仰著頭一臉蠢萌的看著我,「你不說你吃飽了嗎?」

  「是吃飽了!不過我現在要吃的,可是你??!我的寶藍同學?!?br />
  想著全寶藍手機 的自拍照,我手伸到她的公主裙內,摸向那私密的禁處。

  「啊……Oppa……她們還看著呢?」全寶藍說歸說,但是雙手主動反摟住我
的脖子,回過頭仰著臉等待我的吻。

  我低頭吻在全寶藍的紅唇上,一手按住她的胸口上,在她裙內的另一手熟練
的伸進內褲 ,一模到陰唇就揉捏摩擦起來。

  全寶藍感到自己內褲 手不斷在作怪,不是陰蒂被手指夾住揉捏,就是陰唇
被手指摩擦著,更甚者手指頭探進自己的蜜處抽插著。

  還在吃著的李居麗、樸素妍、含恩靜、樸孝敏四人笑了笑看著各自和我們,
也就不管我和全寶藍離她們這麽近距離的親熱。

  幾女心 想這也畢竟不是什麽大事,在座的誰也不是沒有和面前的男人有這
樣荒唐的情況,或更荒唐的時候。

  在座的也都不是外人,所以繼續低頭吃著或邊吃邊聊天。

  我伸出在全寶藍內褲的手,摸搓著手指上的水痕,感歎著全寶藍身體的敏感
度,貼耳說道,「寶藍,我來了?!?br />
  全寶藍低頭輕聲回道,「嗯?!?br />
  我雙手伸到她裙內,在她的配合下脫下了她的內褲,將抱起面對面坐在腿上。

  「寶藍,幫我解解?!刮抑钢呗柕难?#35014;說道。

  全寶藍小手一神拉到我的拉鏈,掏出我的陰莖就是一陣套弄,陰莖很快就在
她的手 挺立起來。

  看著我挺立著的陰莖,全寶藍眼中有火苗升起,很快就開始脫起我的衣褲,
麻利的脫掉我的褲子后,嬌軀就坐在雙腿上,扶著陰莖對著自己的陰戶口,腰身
往下一埋。

  「哦呃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啊?!?br />
  「啪啪……啪……啪啪?!?br />
  穿著白色公主裙的全寶藍賣力的在我的腿上擺動著她的小翹臀,同時也不忘
拉拉開她禮服后背上的拉鏈,拉鏈一拉手臂向后一縮禮服往下又一拉,只穿白色
文胸的胸部就暴露在我的眼前。

  全寶藍解白色文胸前面的代扣時,我起了惡作劇的心思,下身賣力的向上挺
動著,手摟住她的腰也不停的向下撞擊著。

  一上一下同時兩個方向的作用力,全寶藍一時身體失去平衡,總是找不準文
胸前面的搭扣的準確位置。

  「啊呃……嗯……啊啊啊……Oppa……不要……輕點……啊啊……停一下…
…啊……噢?!?br />
  樸孝敏看見全寶藍被我頂的花枝亂顫,手忙腳亂下搭扣是解也解不了,都忘
了嘴 吃著東西,笑的直咳嗽。

  李居麗、樸素妍、含恩靜看著樸孝敏吃的嗆住了,又看了她手指的方向,也
差點落的和她一樣的下場。

  一個身材嬌小想解胸前的搭扣,另一個在身下窮搗亂,這畫面實在是太違和
了。

  全寶藍被身下的男人頂的體內快感一波快似一波,也知道男人的舉動是爲了
搞亂,但還是不服輸的硬挺著越發滾燙通紅的身體,努力維持著身體重心接著胸
前文胸的搭扣。

  一會后,總算是皇天不負有心人,總算是摸到文胸搭扣,手指上下一劃,文
胸成左右兩瓣分開,頗具規模的俏乳進入我的視線。

  我低頭含住全寶藍的左乳頭,空出一只手在她的右乳上搓捏著,引得全寶藍
抱住我的頭嬌喘呻呤不止。

  一旁的四人吃的差不多,本來就是愛豆出身,爲了保持身材吃的時候也是控
量的。

  「Eonni 們,你說寶藍Eonni 還能堅持多久?」樸孝敏眼帶惡作劇的提問道。

  「有賭注嗎?」李居麗一聽樸孝敏這麽說,就知道她要耍什麽花招。

  「我們四個人,猜的時間最接近結果,等會先上?!?br />
  「好啊,我沒問題?!估罹欲悆裳坌Φ娜鐝澰?,看著樸孝敏:「你要問她們
兩個的意見?」

  「行,我沒問題?!箻闼劐胶偷?。

  含恩靜拍手說道:「我也沒問題?!?br />
  四人一陣交頭低語后,說出了自己答案,都停下的進食,看著我和全寶藍的
做愛何時結束。

  這麽近的距離,說話聲音又不小,我和全寶藍怎麽可能聽不清楚。

  反正這也不是她們第一次拿這個打賭,記得上回是我和居麗在她們宿舍 酣
戰,賭注是各自在小紙條上寫的內容,誰輸了抽簽抽到哪個內容就要照著上面寫
的做。

  樸孝敏成爲那晚的唯一輸家,她按照紙條上的內容接受了我們的懲罰,結果
第二天和第三天都下不了床,直到第四天才能下床走動,但是走路都是帶拐的。

  那次確實玩的太瘋了,我確實玩的很開心。

  事后,當樸孝敏徹底恢複后,聯合其他人一起準備對樸智妍進行一場「愛的
教育」。

  不過誰叫是樸智妍寫的懲罰內容,她的字迹熟的人都認識。

  原因,精明的姐姐發現忙內竟然私下 把她們寫的紙條都換掉了,統一成她
寫的內容,只有一張全寶藍寫的「吃一杯滿滿的酸檸檬汁」最低懲罰程度紙條,
被樸智妍做過標記留下。

  這樣最后的輸家,無論抽到的哪張紙條都會是一樣的懲罰內容。

  雖然,樸孝敏被我懲罰的時候很爽,但是誰也不會喜歡幾天下不了床的結局。

  特別是你下不了床的時候,旁邊還會有一只嗷嗷叫的小恐龍一直在亂轉悠,
看笑話。

  在樸智妍還沒反應來的時候,衆女就把她壓在床上一起懲罰起來。

  可惜,那時我不在韓國,錯過一次精彩的「百合大戰?!?br />
  令樸孝敏事后牙疼的是,樸智妍只休息了一天就恢複如常,就開始在她面前
嘚瑟,直到樸孝敏搬出要聯合其他人再次懲罰她時,樸智妍才有所收斂。

  四人眼前的做愛的場面,隨著時間的流逝也變得越來越激烈,我和全寶藍早
已衣衫盡解。

  兩個人赤身裸體的滾在一起,全寶藍在我身上不斷馳騁之后,累到在沙發上
被雙腳分開看著我,被動的承受著我一下又一下兇狠的抽動。

  「啪啪啪」的撞擊聲和「嗯嗯啊啊」的呻呤聲,聽的旁邊的四女,也是一個
面紅耳赤,身體潮動。

  「哦」我一聲低吼趴在全寶藍身上,下身緊貼在一起,陰莖抵在她體內深處
一洩如柱。

  全寶藍花心突遭此熱漿噴射,全身欲亂顫但被我壓的動彈不得,只能「啊啊
……呃……嗯……啊啊啊」的叫的不停。

  我靠在沙發上看著旁邊的四女:「你們誰贏了?」

  樸孝敏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,滿臉的沮喪:「居麗Eonni 和素妍Eonni 贏了?!?br />
  「呵呵」我笑了笑,心 想樸孝敏好像從來都沒在這種賭注贏過李居麗,別
的人倒是贏過。

  不過輸的最多的人還是她自己,但是大多數賭注的發起人還是她,真是被厄
運光環照顧下的弱氣敏。

  「素妍、居麗過來吧?!?br />
  樸素妍起身走向我,李居麗跟著起身,也不忘對樸孝敏展示了一下勝利者的
笑容,我看到這笑容就知道樸孝敏怎麽可能贏得過腹黑居了。

  唉,真是可憐啊,含恩靜摟過樸孝敏安慰道:「沒事!下回再贏?!?。

  李居麗的這身粉色禮服很好看,在盡顯好身材的同時更襯托了她的優雅氣質。

  我知道李居麗這禮服隱藏的傲人胸圍,那是我每每都愛不釋手的所在。

  樸素妍的這身比李居麗那身禮服更顯女性魅力,當然樸素妍的胸并沒有李居
麗的大,這只是服裝的視覺效果。

  「你們誰先?」

  「素妍吧?!估罹欲愒谶@種時候總是很謙讓,而我喜歡這種女人。

  樸素妍在這種事上比較直來直去,對我來說各有各的好。

  「好吧,等我把寶藍先抱進浴室?!?br />
  我抱起全身乏力赤身裸體的全寶藍進入浴室,把她放在能容納近十人的超大
按摩浴缸內,打開溫水閥調好電腦控制的溫度。

  在 溫的熱水浸泡下,全寶藍慢慢睜開雙眼,「不要說話,好好泡一下,對
你身體有好處?!?br />
  全寶藍閉上雙眼頭枕在浴缸邊,慢慢的進入休眠的狀態。

  我回到客廳重新坐回到樸素妍和李居麗的中間,樸素妍問道:「寶藍Eonni ,
照顧好了?」

  「嗯,現在輪到你們兩個了?!?br />
  樸素妍側坐在我的腿上,我一手環在她的腰身上摩擦著,另一手按在她高聳
的胸部上輕輕的揉搓著。

  扶胸的手慢慢的向下摸去漸漸的停留在她的玉腿上,光滑的皮膚、細嫩的手
感。

  我將樸素妍放倒在沙發上,沿著她的額頭、薄唇、粉頸、胸部,我摸著她裙
外裸露的小腿問道:「我的親親老婆,你準備好了嗎?」

  樸素妍張開雙手,「來吧?」

  我輕輕的揭起她裙擺,雙手沿著小腿一路向上摸去,直到摸到大腿根處的內
褲邊緣,將內褲一脫而下。

  「白色的,還帶香味?!刮夷抿槌梢粓F的棉質內褲,放在鼻尖下嗅聞。

  「呸,真不要臉,?!箻闼劐宋乙豢?。

  「噗呲?!估罹欲愇孀煨χ?。

  「呵呵」含恩靜和樸孝敏也跟著笑著。

  「有什麽好笑的?你們對我來,都是一樣重要?!刮铱粗硗馊f道。

  李居麗、含恩靜、樸孝敏面露笑容,笑而不語的看著我慢慢的穿進樸素妍的
裙下。

  樸素妍的裙料還是很薄的,透光性不錯,我穿到她的裙內,還是能很好的看
清她裙下的春光。

  兩瓣粉紅的陰唇,吸引住了我的目光,我的舌尖在上面舔弄著,手指探入她
的陰道內抽插著。

  在我手指的抽動下,樸素妍的陰道內變得越來越濕滑,手指也被她的陰道內
壁夾的越來越緊。

  樸素妍被我又舔又插的快樂無比,性快感在全身快速蔓延,她雙腿大開、雙
手隔著裙子按住我的腦袋上,「啊……Oppa……嗯嗯……你舔的……啊呃……我
……好舒服?!?br />
  李居麗三人三人看著樸素妍被我舔的高潮疊起,一波又一波快感又促使她仰
著的身體。

  坐在樸素妍身旁的李居麗,從她身后的雙手一把抓住她的雙乳揉搓著。

  樸素妍上下被齊攻不算,還和李居麗上演了一場熱吻大戰。

  李居麗一邊用力的在樸素妍胸上挼搓,一邊和樸素妍兩唇緊貼在一起,舌尖
在口中纏繞,交流著彼此的唾液。

  樸素妍的嬌軀在快感的侵襲下一挺一挺的,我的舌尖在她的陰道內鉆探著,
時不時劃過她敏感多褶的肉壁。

 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呃?!?br />
  樸素妍的嬌軀在一陣抽搐后,達到了高潮的頂點,我雙唇緊抿著她的兩瓣陰
唇,將她洩出的陰精一飲而盡。

  我從樸素妍的穿出,看見躺在李居麗懷 的樸素妍微張著兩瓣櫻唇喘著粗氣,
李居麗的一雙纖手依舊還在她的胸上肆虐。

  「Bu-in ,幫我把素妍禮服的拉鏈拉了?!?br />
  「哦」李居麗拉開拉鏈后,往下脫著樸素妍的禮服。

  樸素妍的胸一下就敞開了,兩團乳房看起來又大又圓,真是人有「素圓」的
外號,胸部也是那麽的圓。

  李居麗的胸大是比樸素妍的大,但是沒有樸素妍的乳房那麽圓。

  看到樸素妍的頗圓的乳房,我想起在來的路上,在微博看到的今天澳門百老
彙活動的飯拍。

  樸素妍和含恩靜兩人站在一起,一個看起來乳房渾圓豐滿,整個人珠圓玉潤,
另一個微笑示人、事業線深邃,身材前凸后翹。

  這張照片我可是收藏在我的手機 ,收藏時還在想今天要好好玩玩這兩人的
豐胸。

  「來,居麗讓一下,把素妍放在沙發上?!?br />
  李居麗起身將樸素妍放到在沙發上,我坐到樸素妍的身上,「來,老婆,給
老公來個乳交?!?br />
  樸素妍頭枕著沙發扶手,手捧著兩團又圓又大的豐乳,緊緊夾住我的陰莖搓
動著。

  我也跟著坐在她的身上搖臀,陰莖在兩團豐乳間時急時緩的抽動著。

  一連十分鍾,我感觸著陰莖在樸素妍豐滿的雙峰間摩擦的快感。

  那柔軟的觸感和緊緻的皮膚真是讓人流連忘返,我的陰莖也在她的雙乳搓動
下堅挺發硬。

  樸素妍哀怨道,「老公,人家手都酸了,你沒射?!?br />
  「好,差不多了,現在正式開始?!?br />
  我翻身從樸素妍的身上起來,「來,翻個身,趴在沙發上?!?br />
  樸素妍翻身跪趴在沙發上,我揭起她的裙擺到后腰,雙手緊抓住她的兩瓣翹
臀,陰莖抵在她的陰戶上緩緩上下摩擦。

  「老公,來嗎?」樸素妍轉過頭嬌喊道。

  「我來了?!?br />
  龜頭抵在樸素妍的陰唇間一插到底,腰身快速擺動下陰莖在她的體內沖刺著。

  「呃……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嗯?!?br />
  樸素妍已經春情泛濫的嬌軀,在沒幾下抽動下,就已經高聲呻呤開來。

  「讓老婆滿意,是做老公的天賦職責?!?br />
  「啊……快……快點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啊啊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要?!?br />
  「遵命?!?br />
  我更加快速在她的臀后沖刺著,陰莖在臀間帶出一片片蜜液,也讓她的呻呤
聲越發高亢。

  「用力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快……哦……哦哦哦?!?br />
  樸素妍滿臉春意的高聲呤叫著,旁邊的三女也被她的聲音弄的面紅耳赤。

  我彎腰俯身緊貼在樸素妍的后背,親吻著她裸露的美麗背脊,雙手探至她的
胸前把玩著豐乳,臉貼在她的耳邊細聲輕語的問道,「老婆,舒服嗎?」

  「舒服,你要是用力的再快點,就更好了?!箻闼劐麐陕暬貞?。

  隨著年齡的增大,Tara成員年紀較大的幾位明顯比小的,在床第之間的欲望
和尺度變大起來。

  全寶藍天生體力差,就算后天保養在性事上的需求,也因此能輕松應付,只
要每次做愛泡一下熱水澡以防感冒。

  倒是李居麗和樸素妍,一個年近三十,一個女王作風,又經常聯手,每次都
不得不使我要全身心付出。

  含恩靜、樸孝敏、樸智妍、三人年紀較輕,加上忙于事業,對于男女之事的
要求,也是盡興即可,適度而至。

  我在樸素妍的身后盡情的沖刺,胯部一次次撞擊在她的臀肉,她的臀肉也因
爲力度關系變得發紅起來。

  在欲海中翻騰的樸素妍,感覺全身毛孔都在擴張,暢美難言,由于登入仙境。

  我攔腰抱起樸素妍坐在沙發上,脫去她身上的禮服,讓她坐在的雙腿上,雙
腿敞開腰身不停的前后擺動套弄著我的陰莖。

  在這種不斷攀登快感的高峰中,我和樸素妍一起到達了巅峰,側倒在沙發上。

  樸素妍躺在那 一動不動,我親吻了幾下她的白皙的美背和脖頸后,從沙發
起來走向一旁等待中的李居麗。

  我伸向李居麗,「來,Bu-in ,輪到你了?!?br />
  李居麗抓住我的手,從一旁的位子上起來,我問道:「在這,還是去屋 ?」

  「就在這吧,都不是外人?!?br />
  「也好,讓那個小的看看我們的厲害?!?br />
  我站到李居麗的身后,把她轉向含恩靜、樸孝敏兩人,挪開她肩上唯一一條
肩帶,親吻著她的的粉頸和嫩肩。

  「Bu-in 的胸似乎又大了?」

  我把她禮服向下一拉,兩團雪白的豐乳便跳入眼簾,雙手攀上一手握住一邊
的乳房挼搓起來。

  「Yeobo ,別鬧了。來吧!」

  我繼續把李居麗身上的粉色禮服往下拉,直到禮服順著李居麗的嬌軀掉落到
地上。

  兩具赤裸的身體很快就糾纏在一起,雙手在彼此的身體摸索著。

  我按住李居麗的肩膀將她轉過身來,雙手扶在她的兩瓣翹臀上一把抱住,將
她整個人抱在半空中。

  李居麗的雙腿很自然的盤在我的腰后并緊緊夾住,我的龜頭抵在她濕漉漉的
陰唇上,慢慢的擠入兩瓣陰唇中。

  「呃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噢噢?!?br />
  我抱住李居麗的翹臀不停的上下搖擺著,龜頭一次次頂開她濕漉漉的陰唇,
陰莖更是一次次在她的陰道內開墾著,陰道的濕度也在我一次次沖刺上越來越濕
滑。

  陰道內壁的吸力欲大,我的陰莖被她的陰道夾的越緊,肉壁上多褶的軟肉在
和我的陰莖一次次摩擦中,讓我欲仙欲死。

  李居麗的嬌軀在我的陰莖上不斷上下顛簸,蜜液也隨著一次次抽插沿著我的
陰莖莖身滴落在地上。

  含恩靜、樸孝敏兩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看著我的陰莖不斷快速的抽插著李
居麗的陰道,兩人一陣口干舌燥,有欲火焚身之感。

  李居麗的嬌呤聲一直持續了約十幾分,在這種高體位的性愛姿勢下,又是在
組合成員的目視下,快感連綿不斷高潮了一次又一次。

  我能感覺抱在懷 的李居麗身體越來越軟,呻呤聲也越來越低。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呃哦……不行了……Yeobo ……你找……啊啊……恩靜……
孝敏……啊啊……她們……哦……吧」

  「可是Bu-in ,我還沒出來了?!?br />
  「我……真不行了?!?br />
  「好吧?!刮野延行┟摿Φ睦罹欲惙旁跇闼劐纳砼?,兩人順勢就摟到一起
取暖,我找一條毯子蓋在她們身上。

  我剛把毯子蓋在李居麗和樸素妍的身上,就被人從身后摟住,更有一雙纖細
的雙手抓住我的陰莖就開始套弄起來。

  「Oppa……人家在旁邊看了半天,現在到人家了吧?!?br />
  一聽著這軟軟的撒嬌音,我就知道是含恩靜,而那雙纖手的主人是樸孝敏。

  兩人不虧是從預備出道時就在一起,默契程度真心不一般。

  果然,我轉身是兩人俏麗的站在我的身后。

  兩人的穿著都十分的性感,在展露事業線的同時更將美好的身段體現出來。

  我和含恩靜摟在一起,兩人熱烈的吻著對方,她的手更是伸到我的身下,揉
搓我的陰囊,輕揉著我的睪丸。

  樸孝敏跪在我的面前,手口并用的舔弄著我的陰莖,她的舔的十分用心。

  靈巧的舌頭在我的龜頭轉圈舔著,或舌尖觸碰著我的龜頭馬眼,或纖手不停
的套弄著我的陰莖莖身,或口含龜頭不停用小嘴吞含著我的陰莖。

  我能從陰莖上的觸感感覺到樸孝敏的性饑渴,她真是非常賣力,舌頭和手都
沒停過,又舌頭舔又用手或嘴套弄。

  「孝敏啊,別光用嘴,胸也可以?!?br />
  樸孝敏聽到我說胸,就知道我打什麽主意,松了一下禮服露出一對34D 的豐
乳,夾住我的陰莖就開始乳交起來。

  我摟住含恩靜的腰肢,手掌深深的陷入她的領口之中,一雙大手在她的胸前
不停的揉搓,揉的含恩靜嬌呤不止。

  含恩靜的舌頭被我含住,口腔 的氧氣也在我不停的索吻下漸漸減少,漸重
的窒息感和熱烈的激吻讓含恩靜深深迷醉其中。

  樸孝敏在我的身下殷勤的給我乳交,含恩靜則在上面和我不斷激吻。

  我低頭看著樸孝敏捧著雙乳夾住我的陰莖不停上下的劃動,舒服的我「嗯呃」
的呻呤著,爽的我一只大手改伸到含恩靜的裙下,揉捏起她的豐臀。

  樸孝敏著撒嬌,求饒道:「Oppa,人家手都酸了。是不是?」

  「好吧?!?br />
  樸孝敏松開雙手,一對豐乳在半空中上下彈立,看的我眼都直了。

  「Oppa,我想要嗎?」樸孝敏雙手捧著我的陰莖摩擦著自己的臉暇。

  「真是騷敏?!?br />
  我拉著兩人的手躺倒在地毯上,三人摟住一團在地毯上一陣翻滾后,樸孝敏
撩起長裙扶直了我的陰莖就一屁股坐了下來。

  「呃」樸孝敏舒爽的吐出一口氣,挺直腰身就要扭臀擺腰,動作的幅度也有
慢而快。

  看見樸孝敏捷足先登,含恩靜也不甘落后,學樣的撩起長裙脫下內褲,坐在
我臉上屁股不斷的在我的前后蹭著。

  我眼前一黑,聽到含恩靜說叫我幫她舔舔的聲音,我的舌頭就穿入她的陰唇
舔撥著。

  含恩靜覺得下身被我舔的還不過瘾,抓住我的雙手按住我的胸前一陣亂揉。

  我的頭在含恩靜的裙內,眼睛是看不見,但是耳邊卻充斥著含恩靜、樸孝敏
兩人嬌呤聲。

  含恩靜的身體一陣痙攣,我就知道她要洩了,嘴巴忙貼在她的陰戶上,將她
洩出的陰精含入口中,才沒有被她噴的滿臉都是。

  高潮后的含恩靜從我的頭上滑落躺倒在一旁,我摟住她的脖子,一吻上她的
紅唇后就將她洩出后被我含在口中的陰精,重新灌入她的口中。

  含恩靜雙眼一睜,猝不及防下就將這些陰精吞入腹中。

  「Oppa!」含恩靜拍了我一下,嗔怒道。

  含恩靜的臉此時漲的通紅,我說道:「你自己的東西,我都沒嫌棄,你嫌什
麽?!?br />
  我回轉過頭看向樸孝敏,才發現她已經把禮服脫掉,赤身裸體的在我身上縱
情癫狂著,苗條纖細的嬌軀不停上下搖擺。

  樸孝敏雙手抓住自己的胸不停的搓揉,口中的呻呤聲一聲比一聲高亢。

  我抱起樸孝敏坐到一旁的沙發上,讓她依舊騎在我的身上搖擺著。

  「Oppa……啊啊……孝敏……呃……哦噢……好……啊……舒服?!?br />
  「我就再讓你舒服點?!?br />
  我扶住樸孝敏的細腰不停的向上挺動著陰莖,龜頭一次又一次頂開她的子宮
口破入她的子宮內,「啪啪啪」的肉體相撞聲一時在我和她的臀胯相連處連綿不
絕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呃……呃……哦」樸孝敏陰道內壁也隨著呻呤
聲越來越緊縮。

  陰莖在樸孝敏陰道內瘋狂的擠壓下,漸漸龜頭一麻,「孝敏,我要射了?!?br />
  「啊……不要!」

  「哦」

  「啊」

  樸孝敏被我炙熱精液突然一射,花心一燙,也達到了高潮,陰道內噴射出一
股股陰精。

  含恩靜上前跪在地上,伸出舌頭舔著我和樸孝敏私處排洩出的液體,樸孝敏
緩緩從我身上起來,我的精液也從她的陰道口滴落在我的身上,但是這些都被含
恩靜一一舔干凈。

  我的陰莖經過幾次的射精,已經有些疲軟,含恩靜舔干凈我的陰莖后,也沒
一下子硬起來。

  看著沒精打采的小家伙,含恩靜有點急,畢竟今天就她還沒有嘗過,不過她
很快就想到了什麽。

  含恩靜拉起我走到臥室,把我推倒在床上,「Oppa,你躺好,今天人家好好
服侍你?!?br />
  接著,她麻利的脫掉了禮服和內褲,從一旁的行李中找了一間顔色鮮豔的紅
色文胸穿上也爬上床頭。

  含恩靜趴在我的胸膛上,一手玩捏著我的一個乳頭,嬌聲說道,「Oppa,人
家好愛你啊?!?br />
  說著她就沿著胸膛一路向下又舔又親直到胯部,一雙手分開我的大腿,握住
我的陰莖貼著她俏臉摩擦著,「Oppa,我最喜歡你用這根大家伙插人家,每次都
把人家全身酥麻,欲仙欲死?!?br />
  聽著含恩靜的淫聲浪語,我的陰莖逐漸有點動靜,含恩靜看有效果,立馬進
一步動作。

  含恩靜舔了舔我的陰莖,就把自己的豐胸從文胸中解放出來,夾住我的陰莖
不停的上下搓動。

  她一邊搓,一邊還說:「Oppa……我知道你最喜歡人家胸和臀部,你看我現
在正在用胸幫你作?!?br />
  含恩靜的捧著雙乳不停的搓動了一會后,看著眼前的小家伙漸有起身,決定
再加最后一把火。

  她起身轉過身背對著我蹲下來,兩瓣豐臀對著我,臀部下壓在我的陰莖上不
停的前后劃動。

  我承認眼前的景象,實在是太刺激了,含恩靜的兩瓣臀肉在我眼前不停的劃
動,雪白的皮膚都快亮瞎了我的雙眼。

  含恩靜感覺臀瓣間的陰莖慢慢的擡起頭,也越來越堅挺,臀部劃動的更加快
速。

  在之后臀部的一次劃過中,我挺著重正雄風的陰莖挺入了她兩瓣潮濕的陰唇
中。

  「啊……」含恩靜高聲呤叫了一聲。

  我雙手拉著含恩靜的雙手向后,她坐在我的身上,陰莖在她兩瓣陰唇間的細
縫中不停的抽動。

  她豐滿的身體我一次次抽插下顫抖,豐滿的乳房在上下亂彈,陰道內蜜液分
泌的也增多起來。

  含恩靜覺得剛才的付出總算沒有白費,此刻的暢美是她所期望的。

  「啊……Oppa……用力……啊啊……用……呃……力……干死……啊……恩
靜吧?!?br />
  「恩靜……想要……啊啊呃……噢噢……O ……Oppa……啊啊……快?!?br />
  我加快了抽動的速度,以滿足含恩靜越來越快的要求。

  「啊啊……就這樣……啊……要……噢噢……好?!?br />
  看著兩瓣在我抽動下不停顫抖的臀肉,我翻身把含恩靜反壓在床上,使她跪
趴在床上,雙手抓住她的腰,對著她的陰戶就開始兇猛的沖刺。

  含恩靜的長發在空中飛舞,乳房也在半空中蕩漾,腰也不由自主的向后的擺
動,以獲取更多的快感。

  當全寶藍泡完熱水澡出來時,我已經結束了在含恩靜的身上的鞭撻,又把其
他幾個又干了一邊,最后和李居麗在床邊的沙發上做愛。

  床上樸素妍、含恩靜、樸孝敏,或趴或仰躺在床上,每個人身上不著寸縷,
下身都是一邊狼藉,精液與陰精混合在一起流的到處都是。

  李居麗伸手期盼道,「寶藍,我不行了,救救我?!?br />
  全寶藍只好脫下剛剛穿上的浴袍,赤身裸體的緩步走向我……
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圖片小說月排行榜
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
辽宁十一选五助手下载